蒲輔周風寒夾濕(腺病毒肺炎)醫案

傅XX,男,年齡10個月,因十多天來咳嗽痰多、發熱,於1961年5月8日住某醫院。

住院檢查摘要:體溫40.3℃,發育營養尚佳,精神差,呼吸急促,咽紅腫,扁桃腺略大,肺部叩診有濁音,兩肺呼吸音粗糙,右肺有中小水泡音。血化驗:白細胞總數4,900/立方毫米,中性54%,淋巴43%,嗜酸性2%,單核1%,大便粘液(+)。咽拭子培養:有金黃色葡萄球菌,凝固酶試驗(+)。藥物敏感試驗:金黴素(+),其他抗菌素皆為(—),咽拭子病毒分享為Ⅲ型腺病毒。胸透:兩側肺紋理增多,粗厚模糊,於其間可見少量片狀陰影,肺門陰影著明。臨床診斷:腺病毒肺炎

病程與治療:患兒於4月27日突然高燒,連續抽風兩次,由急診住入附近醫院,一天後熱退,第三天出院,回家後又即發熱,體溫在38.5~40.3℃之間,服退熱劑後,體溫暫降至正常,不久又上升較高,服土黴素、磺胺等藥物四天無效,咳嗽漸增,喉間有痰聲,逐漸呼吸加快,喘促,鼻煽膈動,持續40~40.3℃高熱而無汗,煩躁,唇乾,食慾不振,口渴能進熱飲,噁心吐涎,大便日五~八次,色微青,夾水而溏,小便少。入院第二天起即用大劑麻杏石甘湯及銀翹散加減送服紫雪丹四分,繼用青蒿鱉甲湯加減關服犀角、羚羊粉每天四分。5月13日請蒲老會診:咳嗽氣促,喉間痰聲漉漉,面及四肢浮腫,胸腹濡滿,面浮色黃,眼白珠色青,額熱有微汗,手足冷,指紋隱伏,脈沉濡,舌淡,苔膩色灰黑。此證由本體濕甚,因感風邪,風濕搏結,加之寒涼過劑,以致中陽失運,肺衛不宣,屬正虛邪實之候。治宜溫通兩太陰為主,兼開太陽,主以桂枝人參湯與二陳湯合劑。

處方:

桂枝一錢 西洋參一錢 炒白朮一錢 乾薑八分 炙甘草一錢 法半夏一錢五分 茯苓二錢 橘紅八分 一劑。

14日二診:服藥後週身微汗出,矢氣常轉,體溫已降至正常,腹脹減,喘平而煩躁,下利大減(每日三次,色正常,微黃),喉間尚有痰聲,睡眠安定,唇潤,四末少和,脈象沉微滑,舌質淡,灰黑苔見退。仍屬陽虛夾痰之證,繼宜溫化為治。

處方:

西洋參一錢 炒白朮一錢 乾薑五分 炙甘草五分 法半夏一錢五分 橘紅五分 桂枝五分 細辛三分 五味子十粒 一劑。

15日三診:腹滿全消,四肢溫和,面部微浮腫,大便日二~三次,不溏,微咳有痰,飲食轉佳,舌質正常,苔再減。仍以原方去桂枝加大棗三枚,健脾益肺,以善其後。服二劑症狀消失,停藥以飲食調養,觀察四天,胸透複查肺炎有吸糾,尚有部分間質性改變,臨床一切恢復正常而出院。

按:本例因濕勝之體而受風邪,本風濕搏結之證,早用寒涼過劑,中陽受傷,肺衛不宣而成陽郁表閉,裡虛邪陷,故蒲老用桂枝人參湯合二陳湯,以溫通兩太陰、兼開太陽、利痰濕,服後療效顯著。何以斷定為風濕搏結和苦寒傷中?蒲老則抓住高燒無汗、喘咳氣促、痰聲漉漉、四肢浮腫、胸腹濡滿、舌淡苔膩而灰黑、脈沉濡等症脈,知其本體濕勝,外受風寒,風濕搏結,苦寒過早,傷其中陽。說明治病,不僅明其因,還要識其本體,病隨體異,古人早有啟示,臨床都須作全面分析。


你可能也喜歡:




發表評論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

圖片 表情